中國人口大遷移:未來2億新增城鎮人口去向何方?

作者:每天都上癮 / 公眾號:mei60066 發布時間:2019-09-03

請點擊上面免費關注本賬號!
作者:恒大研究院 任澤平 熊柴 閆凱
北京大學秦曉宇、南開大學李哲滔、杜光瑜對數據整理有貢獻
來源:澤平宏觀(ID:zepinghongguan)
01
人口遷移的基本邏輯:
人隨產業走、人往高處走
人口遷移的基本邏輯:人隨產業走、人往高處走。
1、決定一個區域人口集聚的關鍵是該區域經濟規模及該區域與本國其他地區的人均收入差距,簡單地講,就是人隨產業走、人往高處走。我們在2016年借鑒提出經濟-人口分布平衡法則作為人口遷移和集聚的基本分析框架,并通過OECD和美日韓的相關數據驗證。在市場作用下,人口流動將使得區域經濟份額與人口份額比值逐漸趨近1。
2、工業發展需要集聚,所以工業化帶動城市化,人口大規模從鄉村向城市集聚。服務業發展比工業更需要集聚,所以在城市化中后期,人口主要向一二線大城市、大都市圈和區域中心城市集聚。
02
人口遷移的國際規律:
從低收入地區到高收入地區,
從城市化到大都市圈化
1、全球人口遷移:從低收入地區向高收入地區,從中小城市向大城市
1)全球人口遷移呈現兩大特點:一是在跨國層面,人口從中等、低收入國家向高收入國家遷移。即從東亞、南亞、拉美、非洲、中東歐向北美、西歐、中東石油富國、澳大利亞等遷移。二是在城鄉層面,隨著全球城市化進入中后期,不同規模城市人口增長將從過去的齊增變為分化,人口從鄉村和中小城市向一二線大都市圈遷移,而中小城市人口增長停滯、甚至凈遷出。
2、美國人口遷移:從鐵銹8州到西-南海岸,大都會區化
美國三百多年人口遷移呈現兩個特點:一是在地區層面,從向傳統工業主導的五大湖區域集聚,到向能源、現代制造和現代服務業主導的西海岸、南海岸集聚。
二是在城鄉層面,美國人口在城市化中后期明顯向大都會區集聚。1910-2015年,美國都會區人口比重從28.4%增至85.6%,其中人口向大都會區化集聚態勢明顯。2015年,美國5-25萬、25-100萬、100-500萬、500萬人以上都會區經濟-人口比值分別為0.75、0.84、1.09、1.26,高收入的大都會區依然對人口有著較大吸引力。
3、日本人口遷移:從向三極集聚向東京圈一極集聚
在日本城市化進程中,人口隨著產業持續向大都市圈集聚,但在1973年左右從向東京圈、大阪圈、名古屋圈“三極”集聚轉為向東京圈“一極”集聚。1)第一階段,在1970年代日本經濟增速換擋以前,因三大都市圈收入水平較高且經濟持續集聚,人口大規模流入。
2)第二階段,因東京圈收入較高且經濟繼續集聚、名古屋圈經濟份額略有上升、大阪圈衰落,1973年之后東京圈人口繼續保持凈遷入狀態,名古屋圈人口略有遷入,大阪圈人口基本處于凈遷出狀態。
此外,在嚴重的少子化和老齡化背景下,日本人口在2008年左右見頂,1990年代中期開始以來除東京都及東京圈三縣、愛知縣(名古屋圈核心)、大阪府、福岡縣等少數地區外,絕大多數縣逐漸面臨人口凈遷出,不少地區人口開始減少。至2017年,日本47個都府道縣中已有40個人口見頂,49個主要城市中已有42個人口見頂。
03
中國人口大遷移:
從城市化到大都市圈化
1、跨省人口遷移:從孔雀東南飛到回流中西部,粵浙人口再集聚
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人口遷移主要分為三個階段:
1、改革開放前,人口流動受限,重工業基地東北地區為全國人口集聚的核心。
2、改革開放后至2010年左右,城市化快速推進,中西部地區人口大規模向出口導向型的沿海發達地區流動,形成“孔雀東南飛”格局。1978-2010年,中國城市化率從17.9%快速提升至49.9%,5億人從鄉村進入城市。1978-2010年,珠三角、長三角、京津GDP份額占比從27.8%增至37.7%,人口占比從18%增至22%。
3、2010年以來,隨著沿海地區產業轉型升級、中西部地區產業承接以及老一代農民工老化,部分人口逐漸回流中西部,東北地區人口開始負增長。在這一趨勢下,我們看到,一方面,珠三角、長三角、京津2018年的經濟份額為36.4%、較2010年下滑1.3個百分點;2018年人口占比為22.4%,僅提高0.4個百分點,表明人口仍在集聚但已放緩。其中,長三角人口占比下滑0.1個百分點。另一方面,中西部農民工輸出大省常住人口增長明顯加快,四川、湖北、貴州等之前人口一度負增長的地區逐漸重回正增長。而東北地區衰落趨勢未得扭轉,經濟份額降至6.3%、較1978年下滑6.9個百分點,黑龍江、遼寧、吉林人口先后從2014、2015、2016年開始陷入負增長。
特別是2015年以后,皖川豫黔等部分中西部省份人口回流加速,東部省份出現分化,粵浙人口再集聚與京滬津蘇人口增長低迷并存。
2、人口流動整體放緩,但向大城市大都市圈集聚更為明顯,中西部核心城市崛起
1、在全域層面,一線、二線城市人口持續流入,三線城市人口略微流出,四線城市人口顯著持續流出但近年有所回流。1982-2018年,一線、二線城市人口年均增速均顯著高于全國平均水平,且一線城市增速更高,表明人口長期凈流入、且向一線城市集聚更多。2001-2010年、2011-2015年、2016-2018年三線城市人口年均增速分別為0.49%、0.40%、0.44%,略低于于全國0.57%、0.50%、0.50%的人口增速;四線城市人口年均增速均為0.18%、0.37%、0.43%,顯著持續低于全國平均水平但2010年后有所回流。由于統計上各地區人口加總不等于全國,三四線合計人口為全國剔除一二線得到,與三線、四線人口不完全吻合。
進一步細分,與一般三四線城市明顯不同,發達城市群的三四線城市人口仍稍有流入。
總的來看,1990-2018年,一線城市人口占比從2.8%增至2018年的5.3%,二線城市人口占比從16.1%增至20.5%,三四線城市人口占比從81%降至74.2%。在人口向一二線集聚的背后,是經濟的集聚。該時期,一線城市GDP占比從9.4%增至12.2%,二線城市GDP占比從23.8%增至33.7%,三四線城市GDP占比從66.8%降至54.1%。2018年,一線、二線、三線、四線城市經濟-人口比值分別為2.3、1.6、1.0、0.6,這預示著四線城市人口將繼續大幅流出,一二線城市人口將繼續集聚。
從重點城市看,近年深圳、廣州、杭州常住人口大幅增長,長沙、西安、成都、鄭州、武漢、重慶等中西部核心城市日益崛起,北京、上海、天津、蘇州、無錫等東部城市人口增長明顯放緩。過去二十年,中國城市的人口集聚格局發生深刻變化。
3、哪些地方人口在流出?
研究發現,在16個地級單位數據缺失的情況下,估計2001-2010年、2011-2015年、2016-2018年全國人口凈流出的地區個數分別為175、196、205個,人口凈流出地區的數量占比分別為51.9%、58.2%、60.8%,2010年后明顯上升;而上述三個時期人口凈流入地區數量依次遞減,分別為162、141、116個,表明人口在更加向少數地區、向大城市大都市圈集聚。其中,上述三個時期人口減少地區的個數分別為88、45、56個,人口正增長但增速低于本省或本地市自然增長率的地區個數分別為87、151、149個。2010年后人口減少的地區大幅下降、人口正增長但增速低于全國平均的地區大幅上升,這主要是部分農民工回流所致。
在人口凈流出地區中,人口減少的地區值得特別關注。
2001-2010年,人口減少地區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包括皖北、豫東南、湖北大部、川東、成都平原(除成都外)、黔東、黔南等地,此外東北部分城市和東部的蘇北、蘇中、閩西等地人口也有減少。
2011-2015年,東北的人口減少地區范圍大幅擴展,除核心城市及周邊部分地區外,其余地區人口全面減少;全國其他地區人口減少城市的數量則大幅減少,除豫東南地區外均呈零星分布。
2016-2018年,東北地區幾乎全域人口減少,除長春、大連難以判斷外,僅沈陽、盤錦人口微弱流入;全國其他人口減少地區仍基本呈零星分布,僅關中平原、成都平原受到西安、成都“搶人”影響而出現小范圍連片的人口減少地區;烏魯木齊成為除東北、北京外唯一人口減少的省會以上城市,主要是因為2015年后漢族人口的顯著減少。
此外,如果把市轄區作為一個主體,從市轄區、縣級市、縣的層面看,人口凈流出的地區分布將更為細致。我們將在后續報告中進一步展示中國縣級層面人口流動全景。
04
未來2億新增城鎮人口去向何方?
1、到2030年中國城鎮人口將新增約2億
目前,中國59.6%的城市化率稍高于55.3%的世界平均水平,但明顯低于高收入經濟體的81.3%和中高收入經濟體的66.2%,這意味著中國城市化還有較大的空間。
根據聯合國預測,到2030年中國城市化率將達約71%,對應城鎮人口為10.3億,比2018年增加約2億。根據《國家人口發展規劃(2016-2030)》預測,中國人口將在2030年前后達到峰值,此后持續下降;屆時即2030年中國城市化率將達70%。
2、2億新增城鎮人口并非全部來自鄉城遷移
從中國城市化歷程看,城鎮人口增長來自三個部分:自然增長、鄉城遷移和行政區劃變動。行政區劃變動引致的城鎮化可簡單理解為就地城鎮化,包括縣改市(區)、鄉改鎮、村改居,以及其他城鎮空間范圍擴大。1978-2018年,中國城市數量從193個增加到672個,建制鎮數量從2173個增加到21297個;其中,地級以上城市從102個增至297個,市轄區從408個增至970個,縣級市從91個增至375個。
當前中國地級市個數占地級區劃數的88%,市轄區、縣級市個數占縣級行政區劃數的47%,建制鎮個數占鄉鎮區劃數的53%,隨著經濟社會發展未來還存在較大的行政區劃調整空間。簡單按照當前趨勢推算,未來2億新增城鎮人口可能將有約50%、即約1億人左右來自鄉城遷移,其他則將來自自然增長(如按照自然增長率4‰推算,2019-2030年城鎮人口自然增長累計約4100萬,占22%左右)和行政區劃變動。
3、到2030年2億新增城鎮人口的約80%將分布在19個城市群,約60%在七大城市群
19大城市群以1/4土地集聚75%人口,創造88%GDP,其中城鎮人口占比78%。
19大城市群=“3+2+14”。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三大城市群作為19個城市群中最成熟的三個,除三大城市群外,成渝、長江中游兩個城市群共覆蓋五個省份,是其中規模較大、同時也是最具發展潛力的跨省級城市群。其他14個城市群以14.7%的土地面積集聚了35.4%的人口,創造了34.4%的GDP。
中國2億新增城鎮人口的約80%將分布在19個城市群,其中約60%將分布在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長江中游、成渝、中原、山東半島等七大城市群。簡單測算,先不考慮區外人口遷入,依據各城市群當前城市化率適當調整到2030年提高幅度,并結合聯合國預計的自然增長率,估計19個城市群到2030年城鎮人口增量合計1.3億。假設根據再有約3000萬人口凈流入,則2019-2030年城鎮人口增量比例可達約80%。基于發展趨勢、經濟-人口比值、近期人口凈流入以及區位等因素,在大致假設區外人口遷入分布的情況下,2019-2030年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長江中游、成渝、中原、山東半島等七大城市群城鎮人口增量占比有望達約60%。到2030年,19大城市群常住人口合計占比或將從2018年的75.3%上升至76.6%左右。
從城市和都市圈來看,以常住人口論,2030年中國有望形成10個以上1000萬級城市和12個以上2000萬級大都市圈。
從都市圈常住人口看,中國現有上海、北京、廣佛肇、深莞惠、鄭州、成都、杭州、蘇錫常、青島等9個2000萬人以上的大都市圈,有重慶、武漢、沈陽、廈漳泉、南京、天津、寧波、長株潭、西安、合肥、濟南、南昌、長春、石家莊、哈爾濱等15個1000萬-2000萬人大都市圈。

關注每天都上癮学生妹av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圖文精彩內容


其他欄目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document.writel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