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義勇為生死就義,卻意外活了過來,醫生都解釋不清的奇跡.....

作者:泉眼書柜 / 公眾號:quanyanshugui 發布時間:2019-08-31

請點擊上面關注看更多...第1章 目睹自己被火化
“對不起,我們已經盡力了,準備后事吧。”
病房外醫生的聲音很輕,但病床上的林羽卻聽得一清二楚。
可能人死之前連聽覺都會變得格外靈敏吧,尤其是母親的哭聲,分外尖銳。
因為見義勇為付出生命,林羽并不是第一個,對此他并不后悔,只是覺得對不起母親。
父親死的早,母親一手把他拉扯到,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如今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清海市人民醫院,與母親的生活正要明亮起來,沒想到卻出了這種意外。
“該死的老天。”
好人果真沒有好報,林羽低聲咒罵了一聲,眼皮再也撐不住,緩緩合上。
“我的兒啊!”
一聲凄厲的哭聲猛地將林羽驚醒,他睜眼一看,發現自己此時竟然站在床尾,而母親正撲在床上嚎啕大哭。
“媽,你哭什么,我這不好端端的在這嗎?”
林羽大喜,以為自己神奇痊愈了,伸手一拍母親,發現自己的手竟然從母親的身體中穿了過去。
母親沒有絲毫的反應,依舊撲在床上痛哭。
林羽神色一變,抬頭看到床上竟然還躺著一個自己,面色干癟發青,顯然已經沒了生氣。
我死了?
林羽低頭看了眼站在床尾的自己,發現身子有些虛白,而且微微有些透明。
林羽大驚,原來人死之后真的有魂魄!
無論他說什么,做什么,母親都感受不到。
在護士的幫助下,母親忍痛給林羽穿上了壽衣,隨后護工把他的尸體運上了殯葬車。
母親跟著上了車,坐在他的尸體旁,緊緊的攥著他的手,紅腫的眼窩中淚水不停地往外涌,“羽兒,你放心走,媽把這邊的事情辦完了,立馬就下去陪你。”
對于她來說,兒子就是她的全部,兒子死了,她活在世上,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一聽母親想要尋短見,林羽頓時急了,學著電影里還魂的場景躺到尸體上,但是沒有任何作用,每次坐起的,都只有自己的魂魄。
車子很快到了火葬場,繳費之后,工作人員簡單給林羽化了個妝,遞給林羽母親一個號碼牌,接著焚化人員推著林羽的尸體去了焚化大廳。
“不要!”
當焚化人員將他的尸體推進焚化爐的剎那,林羽瞬間崩潰。
隨著肉身的燃燒,林羽感覺自己的意識正在變弱,身上有無數淡淡的光點向四周流散而去,魂魄也正在慢慢的變淡。
與此同時,他的眼前開始閃現出另一個世界,入眼所及都是無盡的黑暗,夾雜著紅通通的火焰以及凄厲的慘叫聲。
地獄!
這是林羽意識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強大的恐懼感瞬間將他吞沒。
他的魂魄下意識的在空中亂沖亂撞,光點仍舊不停的從他魂體中飄出,而且速率越來越快。
他眼中的地獄世界也越來越清晰,能聽到下面一個神秘沙啞的聲音正在呼喚他。
此時焚化爐內林羽的身體近乎燃盡了,灰燼中一塊碧玉色的吊墜突然在烈火中煥發出耀眼的光芒。
這是林羽外公去世時留給他的,自小戴到現在,穿壽衣的時候,母親特意沒有摘下來。
吊墜光芒越來越盛,隨后砰的一聲破裂,一縷碧綠色的光影猛地從吊墜中竄出,一下附著到了林羽的魂魄上。
緊接著他腦海中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我乃你祖上圣人,從今日起,你便是我傳人,得我醫道術法,懸壺濟世,渡人渡己……”
隨后聲音消散,龐大的信息量陡然間充斥進林羽的腦海,醫道玄術、修行法訣及祖上的一些游歷經驗一股腦的涌入了林羽的腦海中。
瀏覽著腦海中的信息,林羽感覺十分興奮,仿佛打開了一新世界的大門。
但這股興奮勁轉瞬即逝,得到秘術傳承又有何用,自己已經是個馬上要下地獄的死人了。
這個念頭閃過,林羽腦海中突然跳出一條有關還魂術的記憶。
記憶顯示,通過還魂術,死去后魂魄未散的人可以附體重生。
但是林羽的肉身已經在大火中化為灰燼了,不過好在關于肉身損壞的還魂方法也有記錄,“肉身隕滅,化鬼,覓活體,后附之。”
林羽倒吸了一口冷氣,意思是說自己肉身損壞,要想復活的話,只能通過還魂術化為鬼,找別人的肉身附體。
要知道在人類的意識里,鬼可是邪惡的化身啊,況且自己要是上了別人的身,不相當于變相剝奪了別人的生命嗎?
猶豫的功夫,林羽的魂魄已經越來越淡,只剩下了一道幻影,耳邊的聲音也愈發的清晰。
林羽咬咬牙,看著接連被推進焚化大廳的尸體,突然來了主意,死人不行,那活死人應該可以吧?
數分鐘后,林羽來到了清海市最大的植物人托養中心。
很多植物人是沒有意識的,一輩子都醒不過來,他們活著的只有身體,林羽認為,選這種人附身,就不算殺人。
起先林羽還一個病房一個病房的找過去,尋找合適的身體。
但發現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淡薄,很快將要消弭殆盡,那個來自地獄的呼喚聲也越來越急促。
林羽來不及多做思考,瞅準一個二十來歲的男性植物人,念起還魂術,陡然間化為一縷白煙,奮不顧身的鉆了進去。
“你逃不掉的!”
與此同時,耳邊的呼喚聲陡然變成一聲凄厲的慘叫,隨后林羽便失去了全部的意識。
等林羽再醒過來的時候,只感覺強光刺眼,過了片刻才適應過來,低頭一看,自己正躺在病房里。
成功了!
林羽興奮的差點叫出來,猛地坐起,看了眼自己的新身體,迫不及待的撕掉手上的針管,接著跳下了床,但腳一落地,身子一個踉蹌摔到了地上。
可能因為長時間躺著的原因,這個年輕人的肌肉有些輕微的萎縮。
林羽踉蹌著爬起來,抬頭看了眼墻上的日歷,發現已經是第二天了,觸摸著床和墻壁,感受著手上傳來的冰冷溫度,感覺就跟做夢一樣,自己昨天才死,沒想到今天又復活了。
稍微活動下,適應了這具新身體,接著他便迫不及待的沖出了醫院,他現在心里只有一件事,就是去見自己的母親。
此時包子店里擠滿了人,十幾個小混混叫囂著讓林羽母親還錢。
為了給林羽做手術,林羽母親被迫借了十幾萬的高利貸,得知林羽死了,小混混們便急不可耐的來討債了。
“你們放心,我這幾天就把店賣了,拿到錢就還給你們,求你們先離開吧。”
林羽母親紅腫著雙眼懇求道,希望趕快把他們打發走,兒子剛走,她不希望他走的不安寧。
“你這個破店才值幾個錢,你兒子都死了,我們一走,你要是跑了我們管誰要錢去?”領頭的黃毛混混罵罵咧咧道。
“你們放心,我肯定不會跑的,我湊夠錢,馬上就還給你們。”
“不行,今天說什么我們也要拿到錢!”黃毛不依不饒。
“可是我現在真的沒錢,你們也知道,為了給我兒子治病,錢都花光了……”
林羽母親心如刀割,沙啞的聲音里帶著一絲哀求。
“沒錢也行,這樣吧,你把你家那棟破房子過戶給我們吧,就當還債了。”黃毛眼睛滴溜一轉,說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
林羽母親微微一怔,房子是林羽外公留下的,雖然有些老舊,但是地段很好,按照清海現在的房價,起碼能賣個兩三百萬,他們這簡直是在明搶啊。
但是現在兒子死了,家也就沒了,留著房子還有什么意義呢,還清債,自己也就能安心的去了。
想到這里,林羽母親萬念俱灰的點點頭,剛要答應,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聲怒喝。
“不行!我們家房子起碼值幾百萬,你們這是搶劫!”
緊接著林羽駕馭著他的新身體風風火火的沖了進來。
“我的天啊,哪來的野崽子,關你屁事!”黃毛氣不打一出來,看著林羽身上的病號服,還以為是哪里跑出來的神經病,沖過來揚手就是一巴掌。
林羽下意識一躲,伸手一推,黃毛整個人瞬間飛了出去,飛了足足有五六米遠,在空中劃過一到弧線,砰的摔到了里面的桌子上。
“給老子弄死他!”
黃毛捂著胸口慘叫了兩聲,隨后一聲令下,其他十幾個混混立馬沖了上來,圍著林羽就是一頓拳打腳踢,林羽連忙抬手還擊。
接著包子店里響起了一片哀嚎聲,小混混們慘叫連連。
他們十幾個人一起上,竟然連林羽的衣角都沒有碰到,而林羽的拳腳打在他們身上,就如同被車撞了一般。
只需要一拳,他們便疼的起不了身。
林羽自己也無比震驚,都說鬼上身力大無窮,沒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這些人的動作在他眼里顯得十分緩慢,很好躲避。
“報警!報警!”
黃毛被眼前這一幕嚇壞了,他見過能打的,但是沒見過這么能打的,簡直非人類啊。
一聽要報警,林羽母親趕緊沖過來抓住林羽的手,急聲道:“小伙子,他們要報警了,你快走吧,這里我來處理。”
“媽,你說的什么話啊,我哪兒能扔下您啊。”
林羽高興地眼淚都要出來了,還能活著見到老媽,真是太好了。
聽到他的稱呼,母親微微一怔,一臉茫然的看著他。
看著母親的眼神,林羽瞬間醒悟了過來,自己是活過來了,但是卻換了一副身體,母親根本不認識自己。
“不好意思阿姨,看到您我就想起了我媽,所以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您別介意。”
林羽怕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嚇壞母親,急忙編了個瞎話。
“沒關系,小伙子,你快走吧,我們家的事不能連累你。”林羽母親一邊說,一邊把他往外推。
林羽沒答話,摸起桌上的筷子一扔,筷子飛速射向黃毛,砰的一聲,將黃毛剛按上110的手機釘到了墻上。
黃毛嚇得臉都白了,墻上的筷子離著自己耳朵也就一厘米,要是稍微出點偏差,那釘在墻上的可就是自己的腦袋。
“救命啊!殺人了!救命啊!”黃毛嚇得頓時慘叫了起來,聲音里說不出的委屈,明明是他們先欠自己錢的啊。
“別嚷嚷了,這錢我替秦阿姨還!”
林羽冷聲說道,既然自己復活了,那這些債理應由自己來還。
“小伙子,這怎么能行,你我第一次見,怎么能讓你替我還錢?”林羽母親有些疑惑的看著林羽,不知道為什么,這個小伙子給她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對于林羽知道她姓氏這點,她并不吃驚,兒子見義勇為付出生命的事情好多網友都知道,她的姓名和聯系方式也都被扒了,很多好心人都要來給兒子送行,她都謝絕了。
“好,這可是你說的,那你把錢給我們吧。”黃毛可不管林羽為什么替別人還錢,只要能拿到錢,他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給我三天時間。”林羽說道。
“……”黃毛有些無語,說的這么牛逼,還以為立馬就能把錢拿出來呢。
“怎么?你不相信我?”
見黃毛沒說話,林羽皺了皺眉頭,語氣有些冰冷。
“相信,相信,不過大哥您得跟我說下您的名字吧?”看著林羽冰冷的眼神,黃毛禁不住打了個寒顫。
名字?
對啊,早上走的急,連這個人的名字都沒來的及看呢。
“你放心,我答應你的一定會做到,這樣,三天后,還是這里,你只管過來,我到時候連本帶利一起還給你。”
林羽之所以這么有底氣,全賴自己這具身體。
他心想既然能住在托養中心,這個年輕人家里再普通,起碼也能拿個十幾二十萬出來吧,先要來用用,等自己賺了錢,再還回去。
見識過林羽的身手,黃毛也不敢多說什么,剛要點頭答應,突然眼神怔怔的望向店外,好似被什么吸引住了一般。
林羽也好奇的跟著往外看去,只見門口不知何時來了一輛紅色的寶馬X5,車門一開,邁出一個長裙美女。
長裙美女撥了下烏黑的長發,摘下墨鏡,白皙的皮膚和精致的容顏簡直驚為天人,黃毛和他一幫手下都看呆了。
林羽不禁也被吸引了。
長裙美女抬頭看了眼包子鋪,微微皺了皺眉頭,接著快步走了進來。
“美女,買包子嗎,要什么餡兒的?”
林羽不由的脫口而出,以前老幫母親賣包子,見人就這么一腔,已經成為一種條件反射了。
“你叫我什么?”長裙美女冷冷的掃了他一眼,語氣不悅。
“美女啊。”
林羽覺得自己的稱呼沒問題,不禁有些疑惑,頭一次見喊美女還有不愿意聽的。
長裙美女打量他一眼,冷聲道:“行啊,何家榮,昏迷兩個月,連自己老婆都不認識了。”第2章 別人家的老婆
整個包子店里一片沉寂,所有人都用怪異的眼光看向林羽。
黃毛內心暗自佩服,牛人啊,這么漂亮的老婆,說不認就不認了。
林羽起先有些驚訝,隨后就是納悶,這個叫何家榮的年輕人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咋能娶到這么漂亮的老婆?
看到外面的寶馬X5,林羽立馬猜到了什么,感情這個何家榮是個富二代啊,這下好辦了,還十幾二十萬的貸款還不是分分鐘的事嘛。
“老……老婆,我這不剛醒過來,跟你開個玩笑嘛。”
林羽訕訕的笑了笑,第一次叫人家老婆,還有些不適應,接著說道:“我欠這幫人一點小錢,你把我銀行卡給我,我好取錢還人家。”
“銀行卡?你銀行卡里有一毛錢嗎?”長裙美女冷聲道。
“啊?那我的積蓄都放在哪,你幫我保管嗎?幫我取一點還人家吧。”林羽有些納悶,心想這個富二代看來還是個妻管嚴啊。
“積蓄?”
長裙美女冷笑了一聲,有些氣憤的說道:“你什么時候有過積蓄,這二十多年來,你吃我們家喝我們家的,什么時候掙過一分錢?”
包子店里更加安靜了,眾人看向林羽的眼神也更加怪異了。
黃毛內心更加佩服了,偶像啊,娶了這么好看的老婆不說,還吃軟飯!
林羽臉上說不出的尷尬,這下他聽明白了,什么富二代,感情這男的是個倒插門的軟飯男啊。
“小伙子,謝謝你的好意,這錢不用你幫我還,我自己能處理。”林羽母親急忙替他解圍。
“阿姨,我是林羽的好兄弟,這錢我肯定會幫您還,您給我一些時間。”林羽硬著頭皮說道。
吃人家的嘴短,既然這個何家榮是吃軟飯的,自己也不好意思張口問長裙美女要錢,只能想其他辦法幫母親還錢了。
隨后林羽打了個欠條,按上手印,交給了黃毛。
黃毛見林羽老婆開那么好的車,也不擔心他還不上錢,便帶著一眾手下離開了,臨走前還不忘看那美女幾眼。
“這筆錢我可不會幫你還。”長裙美女冷聲道,她不知道這個窩囊廢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講義氣了,一醒過來就跑來替自己的狐朋狗友還錢。
“放心,我自己能還。”
林羽略微有些不爽,這個女的確實長得挺好看的,但是對自己丈夫態度也太差了吧,當著外人的面毫不避諱的揭他的短。
“小伙子,你這是何必呢,這些債我自己能還的。”林羽母親紅腫的眼睛有些濕潤,印象中兒子好像從未跟自己提起過有這么個好朋友啊。
“這是我應該做的,阿姨,林羽不在了,以后我就是您親兒子,我給您養老送終。”
林羽的眼眶不禁也有些濕潤了,母親明明就在眼前,自己卻不能與她相認,白白讓她承受這種痛苦,實屬大不孝。
“阿姨,明天我再來看您。”
趁眼淚沒出來,林羽丟下一句話便快步往外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又怔住了,哽咽道:“阿姨,如果林羽泉下有知的話,他肯定不希望您輕生,您應該珍惜生命,好好活下去,把他那份也活下去。”
說完林羽再沒猶豫,走出了包子店。
林羽母親心頭一震,愣愣的看著林羽的背影發呆。
長裙美女看了林羽母親一眼,沒說話,轉身跟了出去。
上車后,長裙美女有些不悅的說:“你要來當好人我不反對,但你剛醒過來,起碼得跟我說聲吧,你知道我為了找你費了多大的力氣嗎?”
“不好意思,下次不會了。”林羽語氣有些冰冷,此刻他心里牽掛的全是自己的母親。
見他神情冷漠,長裙美女接下來的話突然說不出來了,恨恨的看了林羽一眼,用力的掛上檔,驅車返回托養中心。
醫生給林羽做了個全面的體檢,顯示一切正常,隨后便給林羽辦理了出院手續。
回去的路上林羽看著長裙美女精致的側臉,感覺有些夢幻,突然間就多了個這么漂亮的老婆,實在有些難以適應。
他很想跟長裙美女打聽一些關于她和這個何家榮的信息,畢竟自己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又害怕被看出異常,最后也沒開口。
其實林羽很想編一個失憶的借口,但自己還沒失憶她都對自己這么差,要是失憶了,還指不定怎么虐待自己呢。
這時長裙美女的電話響了,她接起來嗯了幾聲就掛了,接著把車往路邊一停,從錢包里掏出一百塊錢遞給林羽說道:“診所那邊有個急診,我得趕回去,你自己打個車回家吧,我爸媽都在家。”
“我跟你一起去診所看看吧,說不定能幫上什么忙。”林羽遲疑一下說道,自己連她爸媽長啥樣都不知道,回去后得多尷尬啊。
幫忙?
長裙美女冷冷掃了他一眼,這話從一個飯桶嘴里說出來,真是可笑。
車子在一家社區診所前停下,門口牌子上寫著華安診所,診所規模不大,總共也就十幾個工作人員,不過看起來挺正規的。
長裙美女剛進去,就有一個戴眼鏡的男醫生跑過來急聲道:“江主任,您快去看看吧,都兩劑退燒針了,那個孩子頭還是燙的要命,嗓子都哭啞了。”
長裙美女急忙換上白大褂,快步走向里面的診室。
江顏。
林羽從她的工作證上捕捉到了她的名字,忍不住感嘆道,人有氣質,名字也不賴。
診室里一對年輕的夫婦正焦急的哄著一個哭鬧的小女孩,那孩子也就三四歲,整張臉赤紅,跟火燒一樣,在年輕婦人懷里用力的掙扎,看起來十分的焦躁,嗓子都哭啞了,聲音尖銳刺耳,時不時伴有一陣干嘔。
林羽看到這一幕眉頭瞬間皺了起來,不知是不是花了眼,他竟然看到孩子身上似乎纏繞著一股若有若無的黑氣。
不過更讓他詫異的是這個孩子的哭聲,并不是因為尖銳,而是奇怪,說不上來的奇怪。
“江主任,你可來了!”年輕夫婦看到江顏后仿佛看到了救星。
江顏摸了摸孩子的額頭,接著把了把孩子的脈搏,說道:“沒事,就是受了驚嚇,我給她扎幾針就沒事了。”
隨后江顏吩咐眼鏡醫生去把她的針袋取過來,順便讓護士開一針鎮定劑。
“江主任,這孩子今天怎么哭鬧的這么厲害,而且還干嘔,前幾天并沒有過啊。”年輕婦人滿頭大汗,吃力的哄拍著懷里的孩子。
“你們怎么來的?開車吧?”江顏問道。
年輕夫婦點點頭。
“那應該是你們開車開得太急了,這孩子暈車,所以反應才這么強烈。”江顏說道。
“對對,這孩子從小暈車暈的厲害,我也是太著急了,所以車子開得很快。”年輕男子有些自責道。
“沒事,打一針鎮靜劑很快就好了。”江顏說道,對于自己的醫術,她向來十分有信心。
華安診所作為一個社區診所,能有今天的知名度,幾乎全是她的功勞,這點小毛病,自然不在話下。
“不能打鎮靜劑,她并不是簡單地發燒焦躁,如果隨便注射鎮靜劑的話,病情可能會更嚴重。”
護士已經把針袋和鎮靜劑取過來了,剛要準備打針,林羽卻突然上前制止住了她。
林羽生前本就是醫科大的優秀畢業生,現在又繼承了祖上的醫術法典,醫術飛升,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水準。
他覺得這孩子的病并不簡單,不能草率的注射鎮靜劑。
“我在工作,請你出去!”江顏冷聲喝道,面色慍怒的瞪著林羽。
她工作的時候,什么時候輪到這個廢物插嘴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孩子以前有過隱疾吧?”林羽沒有搭理江顏,轉頭問向年輕夫婦。
年輕夫婦一愣,沒想到林羽一眼就能看出來自己孩子以前患過隱疾。
但是見江顏面色慍怒,年輕婦人也沒敢直接回話,小心詢問道:“江主任,這位也是大夫嗎?”
“他是大夫?那我就是清海市人民醫院院長!”
沒等江顏說話,眼鏡醫生率先冷笑一聲,輕蔑的瞥了眼林羽,諷刺道:“這位是我們江主任的老公,清海職業技校畢業的高材生,畢業后一直沒找到工作,俗稱無業游民,全靠我們江主任養活……”
“行了,別說了,何家榮,你先出去吧。”江顏冷聲打斷道,攤上這么個窩囊丈夫,自己臉上也沒光。
年輕夫婦眼神譏諷的掃了林羽一眼,心里直納悶,江主任上輩子這是做了什么孽,怎么會嫁給這么個廢物。
林羽自己也有些無語,連他自己都有些看不起這個何家榮了,這人也太窩囊了吧,被自己老婆看不起也就罷了,自己老婆的手下竟然都敢這樣對他說話。
“江主任說了,請你出去!”
見林羽站著沒動,眼鏡醫生走過來做了個請的手勢。
林羽也不是不識抬舉的人,見人家這么不待見他,也再沒說什么,轉身出去了。
此時江顏已經給孩子注射了鎮靜劑,孩子瞬間安靜了下來,年輕夫婦頓時松了口氣,心里認定林羽就是個不懂裝懂的傻逼。
江顏從針袋中取出一枚毫針,對著孩子小指的關節處各扎了一下,擠出了一些透明的液體,接著摸了下孩子的額頭,說道:“一會兒就退燒了。”
站在診所外面的林羽一臉郁悶,有些后悔上了這個年輕人的身,自己是活過來了,但這也活的太窩囊了。
想起剛才那孩子的哭聲,林羽十分納悶,一個孩子的哭聲,為什么會給自己一種奇怪的感覺呢?
突然,他眼前一亮,猛地一拍手,驚道:“那根本就不是人的哭聲!”

關注泉眼書柜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圖文精彩內容


其他欄目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document.writel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