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020) 我小時候都玩兒什么?(散

作者:英額孤山 / 公眾號:luwen0212 發布時間:2019-06-24

◆(山東)汶上農村的孩子,能背得動糞箕子就得去拾柴火,他們沒有童年。也就沒有童戲,也就沒有童趣。有幾個搗蛋小子會爬樹,除了捋樹葉子,捋榆錢,冬天是戳老鴰窩,戳下來的一堆干棒,背回家都舍不得燒,留著過年。
◆城里東門大街的孩子,下完雨就跑出來玩。那大街上的車路溝,干天醭土罡天,下點雨就是濘泥步蹅。孩子們一邊指著東天的彩虹,一邊搶著到車路溝挖泥,捧回來就摔在門臺子上。車路溝土細泥軟,正適合摔“哇嗚”——把泥巴捏成一個小盆兒,做好了托在手心兒,揚起胳膊猛地往臺階上一摔,一盆子空氣把盆底兒炸開,發出清脆的“哇——”的一聲。捏“哇嗚”邊兒要厚,底兒要越薄越好。有經驗的老手,手上先沾滿了水,再托起“哇嗚”猛摔。小孩子著急,往往是盆底兒粘在手心兒,摔出去一堆爛泥。
◆ 孩子們手里多少都會有幾張洋煙牌兒,有的攢得更多。洋煙牌兒,就是洋煙盒里那個硬紙畫片兒,多是水滸英雄,上海的美女(電影明星)。兩三個人湊一起,拿它抹紙牌,玩抽對兒。呼保義宋江是“之一”,很難找很難找的。如果有一張,可以頂任何一張配對兒。
◆現在方便面里送水滸畫片,是跟解放前人家賣洋煙的學的。哈哈。
◆ 上學去的時候,一手抱著書包,一手拿個鐵鉤,鐵環就斜挎在肩膀上。放了學一出校門,嘩嘩的推鐵環的聲音能響半條街。那個不用鐵鉤的小孩,是把秫秸揻成個“又”字形,套著鐵環正學著推呢。
◆大一點的學生放了學就在街邊上“打瓦”。“瓦”是比手掌大的一片缸的碎片,有一個平面可以立在地上,瓦越平整越好。釉質陶瓷大缸的最好,容易砸取最平面;灰陶缸次之,小孩子的紅陶缸的太薄,不入流。打瓦的時候,畫一條線將瓦立住,若干步以外再畫出一條線,從這里按規則將瓦打倒為贏。打瓦也叫“磕老白”。
◆還有的孩子“打茖檔”。“茖檔”就是高粱穗下那一段細細的莛子,因為都用來做筐子,納蓋子,所以很不容易尋摸。玩的時候,在地下畫一個書包大小的正方形的城,將一小拃長的茖檔一順頭橫放在城里,在幾步開外的橫線外,用“瓦”將茖檔“沖”(chòng)出城,沖出的歸己。
◆稍洋氣一點的游戲就是“彈琉琉兒”,就是彈玻璃球。下了課,在校園里也可以玩。不需要多大的場地,畫一條線,挖一個小坑就可以了。
◆琉琉蛋兒直徑一公分左右, 多半是純色透明的。有的里面嵌入樹葉、花瓣、彎月形的圖案。它最早的材質包括廉價的石頭和昂貴的大理石。19世紀初,出現了陶瓷的。1870年后,出現了大量生產的黏土的。真正使這種小球大放異彩的是1846年由一位德國玻璃工匠制作的玻璃彈兒。1890年,從丹麥移民美國的馬丁·克理斯丹森發明了能大量生產玻璃球的機器,1905年申請專利后,他在美國開了一家工廠。到1914年,每月可生產上百萬顆玻璃球。20世紀四、五十年代,小孩兒們都玩過彈玻璃球。不只愛玩彈琉琉兒,也愛收集,尤其是男孩們,更是視為寶貴的財產,如果能在游戲中贏得許多,又往往獲得大家的崇拜。
◆從麥黃杏下來開始,孩子們最愿意彈杏核玩兒。彈杏核簡單,把杏核撂地下,在對方和自己的杏核中間劃一道,就可以彈自己的射向對方的,射中了歸己。贏得多了,有時就送給要好的同學一把,因為到處撿杏核的也太多了。
◆女孩子們在學校里喜歡玩跳房子,在家里愛玩兒“撒子子”。兩個人以上,三四人以下,抓丸子大小的五個石子兒。石子兒圓圓的,已經打磨得溜圓光滑——各地玩法不同,汶上一帶的玩法,先將五枚石子兒撒開,撿起一枚拋起,同時抓起一兩枚放在另一只手里,趕快接住拋出的,再拋再抓起剩下的。嘴里要念出歌謠,讓人知道是在過第幾關(一,俺的一,陰天下雨披蓑衣;兩,兩娘娘,娘娘打水淚汪汪……)。十關全過才能進行下一個項目。如拋起一枚后抓起兩子兒礅一下,一共十次(一蹾達,二合撒……五辣椒,六豆芽……);又如向上拋出一枚隨手接住,下落的時間內整理好三個石子兒,最后將一枚石子兒放到上面,叫蓋高樓。成功后再一把全抓起,丟子兒失敗。
◆在學校撿了粉筆頭,出校門就想找地方寫寫畫畫。這一帶泥墻多,光溜墻不多,找著一塊好地方,就罵打過架的,寫×××是大王八;畫“一橫一豎鉤”(很多地方叫“老丁頭”)。地區不同,“老丁頭”的版本也多種多樣。汶上一帶的是:
一橫一豎溝,(鼻) 兩邊掛燈籠。(眼)
三天沒吃飯,(嘴) 餓成個大鴨蛋。(臉)
四字當帽子, 六字當疙瘩。(帽頂)
三字當耳朵, 一字當胳膊。
田字當拳頭, 非字當肋巴。
門字當大腿,(繁體)也字當腳丫。
(搗蛋的孩子有時加上末句:小字當XX。)
◆大連版的“老丁頭”是這么說的:
一個老丁頭,欠我倆鋼蛋兒。我說三天還,他說四天還。我說滾蛋。買了三根韭菜,花了三毛三。買了一塊肉,花了六毛六。買了一串梨糕,花了七毛七。
2015-9-8□lw

關注英額孤山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圖文精彩內容


其他欄目